冯启迪

 

中山大学商务英语/人类学双学位,“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赛资深选手和裁判(19届华南赛冠军、全国一等奖,20届裁判),“国才考试”首考“国才高端”考生。

 

 

 

 

 

 

 

 

 

 

 

 

 

 

 

 

  看着学姐参加17届外研社杯,得到18届外研社杯校选冠军,参加19届外研社杯走到全国赛,成为20届外研社杯的裁判。“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赛也算是给大学四年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没有逻辑的辩论并不成立 ,辩论的逻辑要求远比语言要求高  

  英辩圈有很多英语专业的学生。因为英语专业而选择辩论,作为一种手段,以锻炼自己的英语能力和表达水平。七分钟内完成两到三个观点的论述,从论点、论证过程、论据一一梳理,按照逻辑层次往下排挤,还要预测对方的攻击并提前做出防御。宏观的来看,就是把中文辩论的东西用英文来表述。微观的来看,英辩只有十五分钟的辩题准备时间,加上对逻辑分析的高要求。

  语言水平优秀的辩手,天生就占有很大的优势。他们思维过程完全由英语构成,没有语码转换的语义缺失;只需要一个准确的词汇就可以覆盖半分钟的名词解释;用清晰流利的口语保证每一个词汇都可以进入裁判的思维。我认识很多让我五体投地的辩手。他们可能被外国人问路的瞬间会迟疑发懵,但是一旦上台、一旦谈论严肃学术讨论,气势凌然,口吐莲花。

  其实打过一段时间辩论,大多都会意识到:辩论的逻辑要求会远比语言要求高。再好的语言,放在一个虚无的框架下,是无力的:优秀的辞藻无法呈现一个政策的细节与执行机制,无法描述一个现象下面的人群细分和个人决策;这些事物靠的更多是逻辑和社会经验,而这些与语言是无关的。

  有时候我会去辩论赛评审一些刚刚接触英辩的小朋友,很多人能够用皇室口音、用王尔德式的表达流利地陈述,却七分钟绕着一个点转,没有指出事实,没有解释现状,跟没有给出解决方法。作为裁判,坐在下面确实听的享受,但是除了一次全方位的听觉SPA,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启迪。

  没有实质内容,语言是无力的。没有逻辑的辩论本身并不成立,而没有经验的文学也无法打动读者。语言能力,说到底,是以思维能力为核心,表达能力为工具的一个全套的考核过程。后者更容易学习,课外辅导三百一小时的课上一学期,用上万能词汇,自然变得华丽起来。但是前者更加需要长期有意识的训练。

 

  辩论需要面对全球文化的自信和包容海纳的国际视野  

  只有十五分钟准备,不允许使用电子设备,英辩场上可能会出现任何问题:尼日利亚的部落冲突、亚投行的成员国协定、梵蒂冈的教皇发言、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安排、美国的文化入侵。全球没有什么地方不需要你操心的。赛场下,一方面要面对着来自各个专业的资料发愁;另一方面感觉因为辩论与地球上的某个角落产生了冥冥的联系,与某个个体的生活与利害息息相关。

  那些已经大学毕业的辩手,在政府部门负责海外投资的,在咨询公司与顶尖客户对接的,在顶尖学府研究跨文化交流的。他们身上共同的地方除了能言善辩,更多的是面对全球各文化的一种游刃有余的自信、对异邦人的接纳和理解,以及包容海纳的国际视野。

  大学几年的辩论给我带来很多快乐,也似乎带来了一些社交障碍。平时朋友之间聊天,谈天说地、八卦吐槽,多是休闲社交。但是碰到一些话题,一些可以用国际视野去思考,用逻辑去解释,用学术去证明的问题,我们会不自觉地开始三段论、开始论点论证论据,然后不出意料地终结了整个聊天。所以不愿意放弃辩圈的朋友,本质上就是因为吃了满汉全席就不愿意回到食堂点3块钱一盘的炒包菜了。脑子被惯坏了,回不了过去了。

 

  “不会考试”遇到了似乎有点儿死板的英语考核体系  

  国内的英语考试不少,大学英语四级六级,专业英语四级八级,托福托业,雅思GRE。横竖两只手差不多数的过来。我自己参加过两次雅思,参加过专业英语,成绩并不理想。同学也感觉很奇怪,一面接手翻译公司的商业翻译,一面找各种英辩比赛花钱吹水,另一面考试成绩一团糟。我妈拿着我专业英语的证书叹出了她当年参加高考的遗憾:“你呀,就是不会考试。”

  这句话似乎有问题,我的问题是在于“不会考试”,考试的目的是为了“测试水平”。如果有水平却不会考试,如果会考试却没有水平,似乎考试的可信度并不高。

  专业英语对惯用用法、语法结构、细节掌握的要求非常严格,标准化考试的结果必然是独一无二的。而语言本身是人类社会约定俗成的一套系统。中文的语法就不强,一句话可以用三四种理解去分析。英文中,很难说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有什么问题。一个人说,两个人说,一半的英语使用者说,似乎“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还有无”。语法体系是从这一套约定俗成中抽离出来的建构概念,以语法体系作为考核要求的语言似乎变得有点儿死板,没有人情味儿。但是标准化考试,似乎也没有什么进步空间。

 

  “国才考试”——重新定义“英语能力”  

  至于“国才考试”,是我在为外院做助教的时候,听老师提及,感了兴趣。大概知道“国才考试”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测评中心为了国际人才而创建的一套新型考试体系。我对新东西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好奇。北外的权威,全国各大高校的配合,加上对国际交往人才的考核目的,也足以让我去试试。

  考试内容基本上延续传统的英语考核角度:听说读写。不过内容相较雅思托福有很明显的变化:考核语言的整体性。在国才考试的过程中,语言不再是一种空架子的戏法展示。“国才考试”聚焦沟通,服务职场,它的核心是对英语人才的综合素质考验。与之前所说的辩论需要:“以思维能力为核心,表达能力为工具”也很吻合。

  我参考的“国才高端”口语涉及会议书面与口语内容总结、辩论内容总结与反驳和商业/会议翻译。写作涉及文字资料的总结与评价、话题议论和商业/会议翻译。过程中尽可能的模拟了真实的工作场景,也用的是现实的语料作为测试题目。第一次碰到这种类型的考试,面对计算机,似乎能感觉到录音与文字另一头的紧张氛围;也全然没有雅思托福的套路感。没有客观题,全部主观题。屏幕后面的评卷老师一份一份地为主观题打分,也诚然是麻烦老师了。题目很硬很干货。过程中没有了专业英语考试对于阅读理解作者细微差别的拿捏,也不再考核语言细节的具体处理,而是直接来考察一个国际人才应具备的核心能力:国际视野与协商合作、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跨文化理解与表达。

  考试结束之后,推荐我参加考试的外院老师跟我一块吃的午饭。老师向我打听:“‘国才考试’考了什么?难不难?”

  我想了想:“考试给我一种感觉,像是把坐在电脑前的考生,套上正装扔进最真实的工作场景。不能说这是英语考试吧。英语考试,总让人联想到标准化考试。国才,更像是职场演习。花拳绣腿没什么用,毕竟商务展示、国际谈判、团队合作不需要华丽的文字和优美的语调。一招一式的语言能真正地服务于工作场景,在高压场合下能自信地交流谈判协商合作。”

  “你这次有信心通过考试吗?”

  “有。”

电话:010-88819772(报考咨询)

021-61651124(缴费、技术、证书咨询)

邮箱:cla@claonline.cn

地址:北京市西三环北路19号 北外国际大厦(100089)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 1999-2014 FLTRP, All Rights Reserved